当前位置 电影网 广元东坝哪有站街妹
温馨提示:请稍等10秒左右,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,然后搜索视频重试!

剧情简介

广元东坝哪有站街妹,周边还有桑拿全套吗在苏小柠的强烈抵抗下,晚上墨沉域不但没有捞到机会“运动”甚至被苏小柠赶出了房间。

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和白管家大眼瞪小眼。

白管家:“先生,不早了,您该回房间睡觉了。”

墨沉域:“你为什么不回房睡觉?”

白管家:“我被不言关在门外了,今晚打算睡沙发。”

墨沉域:“我被小柠关在门外了,今晚打算睡沙发。”

白管家:“……”

这年头连沙发也有人抢么!

又和白管家大眼瞪小眼了一阵子之后,墨沉域叹了口气,“你睡吧,我出去逛逛。”

白管家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。

“先生,您去哪啊?”

“去澹台家的住宅去看看,有没有办法拿到备用钥匙,或者借个梯子,翻窗回房睡觉。”

白管家:“……”

“先生,您辛苦了!”

墨沉域没有骗人。

从套房出来,他的确是去了墨家的住宅。

不过,他不是去找钥匙的,更不是去借梯子的,而是去找澹台老爷子的。

澹台家住宅三楼的阳台上,可以俯瞰整个澹台家的院子。

墨沉域和澹台老爷子一起站在阳台上,看着澹台北城将今晚参加生日宴的人,一个一个地送走。

“因为我,北城这一辈子,都只能在这个院子里面守着。”

老爷子叹了口气,“年轻的时候,北城也有自己的梦想,他想当一个流浪歌手,抱着他的吉他,环游世界。”

“可是他是澹台家的儿子,是我的儿子。”

“所以,他不可以有理想。”

老爷子叹息了一声,转头看了墨沉域一眼,“小柠的理想是什么?”

墨沉域犹豫了一瞬,“她想做一个优秀的心脏外科医生。”

老人家想了想,而后笑了,“比他爸有出息。”

墨沉域皱了皱眉,“澹台老先生,我不太明白。”

“既然你已经验了DNA,确定小柠就是您的亲孙女,为什么还要瞒着澹台先生,为什么还要让他在生日宴上,悬赏大家,要寻找他女儿?”

墨沉域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只不过,他想亲口听听老人家怎么说。

“因为这样,对小柠来说,最安全。”

“北城不是我……”

老爷子看着远处那个还在不停地送客的男人,“他太喜形于色,什么喜恶都摆在脸上。”

“如果在小柠并不愿意回到澹台家生活的情况下,让外人知道了,小柠就是澹台家的人,会是什么后果?”

“澹台家这些年虽然在欧洲这边很有名望,但也树敌无数。”

“如果被这些人知道了,小柠是他的女儿,那么你和她的日子,将不会再安宁下去。”

墨沉域皱眉,“但,也不能一直瞒着澹台先生吧。”

“我会等到他差不多忘记这件事的时候,再和他提起来。”

老爷子冲着墨沉域笑了笑,“放心吧,我自己的儿子,我也有分寸。”

说完,他又正色地看着墨沉域,“你是个有前途有想法的后生。”

“小柠能嫁给你,我其实挺放心的。”

“如果你敢对她不好,就是和整个澹台家为敌!”

墨沉域点了点头,认真而又诚恳地冲着老人笑了笑,“我保证,一定会对她好。”

“也别对她说这些事了。”

老爷子叹了口气,闭上眼睛,“其实,我一直知道宁染的下落,只是没有办法告诉北城……”

“就别告诉小柠了。”

“她现在这样无忧无虑地多好。”

“万一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知道了自己的爸爸和自己的妈妈……”

老爷子摇了摇头。

“关于怎么销毁那枚芯片。”

老人拿出一瓶药水来,“这个药水,分三天,每天早上给她喝下去三分之一。”

“三天后,药性渗入脑神经,会将那枚芯片腐蚀掉,任何人都操控不了她。”

“一枚坏掉的芯片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。”

墨沉域点头。

他深呼了一口气,将一直放在衣兜里的玉佩拿出来,放到老人的手上,“我也履行约定,为澹台家找到了这枚玉佩。”

老爷子低下头,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手里的玉佩,最后笑了。

“这枚玉佩,是当年,北城亲手为宁染做的……”

“只可惜……物是人非咯……”

老人将玉佩收起来,抬眼看了一眼在正门口准备回来的澹台北城,“不早了,北城也该回来了,为了别让他起疑,你就先走吧。”

墨沉域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“别被仇恨冲昏了头脑。”

看着墨沉域的背影,澹台老爷子叹了口气,苦口婆心,“你姐姐当年的事情,也是有原因的。”

墨沉域的身影顿了顿,“谢谢爷爷教诲,我记住了。”

“以后,我会常带小柠过来看你们的。”

言罢,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老爷子闭上眼睛,淡淡地叹息了一声,冲着一直隐在阴影里面的男人开口,“出来吧。”

“老爷子精神真好。”

一身黑衣的男人从阴影里面出来,“我以为您这个时间已经睡着了。”

“因为以为我睡着了,所以想过来偷东西,结果刚好遇到我和墨沉域在这边聊天,对吧?”

男人怔了怔,点头。

“该听的你也都听到了。”

老爷子闭上眼睛,“过几天回去该和宁染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我想,你比我清楚。”

林哲轩一向带着笑意的脸上闪过一丝严肃的神情,“我清楚。”

“不过。”

男人的目光落在老人的手上,“您手上的东西,应该给我,让我拿回去交差。”

澹台老爷子笑了,“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,宁染要这个做什么?”

“当年她连孩子都可以抛弃,如今却惦记起了这枚玉佩?”

“宁姨没有抛弃小柠。”

林哲轩深呼了一口气,声音有些沉痛,“当年我叔叔将宁姨囚禁起来的时候,她的孩子……我叔叔是打算养大的”

“当时,我家有个叫做少坤的保镖被宁忆嘱托,偷偷将孩子带走了,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”

林哲轩眯了眯眸,“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苏小柠的话,那么,当初偷走孩子的……应该叫做,苏少坤。”

【求推荐票鸭!】

Copyright © 2015-2021